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取名五十肩症候群( Aging Fifty Shoulder Syndrome )芻


圖 1, Acromial Inclination Angle
我在「五十肩淺說」一文 ( http://classic-blog.udn.com/wglee/3395660   http://docwglee.blogspot.tw/2009/10/blog-post.html )  曾回憶當年在西雅圖華大當住院醫師 時, 跟恩師 Prof. Matsen Rotator Cuff Tendinopathy 的一些軼事。 我提到, 我跟刀 跟了一年多,才陡然一想 :莫非這 Rotator Cuff Tendinopathy, 就是我們台灣人口中的 五十肩這事, 我原是訕笑自己真是遲鈍得可以!但 回國迄今,尤其, 選擇 開五十肩的刀, 作為我的主要專長後, 這 十幾年,五十肩的刀,開得越多, 對 Rotator Cuff Tendinopathy  (  肩旋轉肌袖病變 ) 的了解越多,就越覺得還是採用 「五十肩 」這樣的稱呼, 比較能反映Rotator Cuff Tendinopathy 這毛病多樣性的本質與內容。

我會這樣說,主要是覺得教科書裡,對肩旋轉肌袖病變的 病因機轉,尤其是肩峰解剖學中,肩峰下空間()的問題,都 有所著墨 (圖1.2.3)
圖2. Critical Shoulder Angle
圖3. 肩峰下的空間(紅點框住)


唯獨對旋轉肌袖病變的描述,卻多只繞著肩痛、沾黏、活動受限 (Contracture 攣縮)、及 肌袖的破裂,以及手術方式打轉;這可能是,就大多數美國病人此症的型態而寫。或許美國病人較能早期診斷、積極就醫,少有推託延宕,因此 開刀所見,多僅見沾黏 或簡單破裂,少見長期、慢性的變化,因此認為用關節鏡手術已遊刃有餘。但回來台灣,卻發現用關節鏡手術,無法把刀開得完整,容易留下術後關節強直的問題。

台灣的病人,或者是觀念上還停留在五十肩不必開刀的說法、或是怕開刀;多半能拖就拖,少能及時醫治。因此,等到真正願接受開刀時,其旋轉肌袖的病變,很多是我當年在美時未曾見到的「奇景」。 諸如:肥厚增生的滑囊,像牛皮樣,把肱骨頭端裹得緊緊的、不留動彈空間(圖4)
圖6.

圖4.
;或是 肌袖撕裂得一條條的 ,加上長期擠壓擰磨,變成串珠似的珠簾(圖5.6.)
圖5
或 肌袖增生褶疊像木耳,一打開,會瞬間像花苞綻開
…(圖6.7.)
圖6.
或是 受了又厚又韌
(纖維化)滑膜的箍掐,旋轉肌袖大範圍缺血(蒼白)(圖8.
圖8.
), 鬆綁才見血色回現的種種奇
圖7
景!這些,都是我在美國開刀所不曾見到,翻查英文教科書也無隻字言及!


基於前述此症之臨床症狀及開刀所見到 不同的病理呈現,個人認為英文教科書 所稱之Subacromial impingement & Rotator Cuff Tendinopaty  ,即 中譯 「肩峰下夾擊 及 旋轉肌袖病變」 一詞,並沒能完整含括五十肩這毛病的內容。個人也認為若採關節鏡方式開刀,勢將無法完全妥善處理類似的上述圖示的病灶。

既然此症臨床及病理上都呈現多樣性,本質上,即是一種症候群(symptom complex);我個人意見,那就 倒不如 把病名回歸大家早已琅琅上口的「五十肩症候群( Aging fifty shoulder Syndrome) 吧!這樣,病的內容不受 僅言「夾擊」之侷限,治療更能澈底臻於至善,醫病間的溝通也一定更為清楚通暢。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脊椎的退化為甚麼會有「骨牌效應」? 骨牌效應又是怎麼一回事?



前言 : 2014/05/27 我曾談論「是什麼原因  你背痛?」( 參閱http://classic-blog.udn.com/wglee/13693895       http://docwglee.blogspot.tw/2014/05/blog-post_3784.html ) 。引起相當迴響。最近的一些研究, 對於下背痛 () 椎退化的的機轉,有更進一步的闡釋。


人類演化到脫離爬行,站了起來,靠的就是一節一節脊椎構成的脊柱。直立的身體,重心是落在骨盆稍上的腰薦椎(下背) ;生物力學上,地心引力加諸於直立的應力,使1公斤的體重,在腰薦處變成了4公斤。這4公斤且一路往下投落到  髖、膝、踝、腳;所以,你能想像你每一天的活動,你的身體有多吃重嗎 ?。年輕、未退化前,除非 跌打損傷,你感覺不出它的負擔,你 行動輕快自若;但 經過數十寒暑的使用與磨損,漸漸,你不再輕快、你不再耐操,你開始看起來有點老態,你的脊椎 退化啦!

圖 1.
圖 2.
圖 3A, B.
解剖學上,每一節的 脊椎,都有兩組小面關節,左右各

一,一組面上,一組面下 ( 1. 2.),用來銜接上下一節脊椎。

小面關節的表面是非常耐磨且滑順的玻璃樣軟骨,靠組組不同角度的小面關節,銜接成柱的脊椎,才能作出包括  垂直的負重、前彎、後仰、側彎、及旋轉等,不同面向的活動: 這是巧妙的設計;也是 小面關節
小兵立大功的道理。( 圖  3A,B.)


但是 要脊椎要做出這樣的動作,還必須仰賴一段一段,從薦椎延伸至頸椎的  脊椎多裂肌( Multifidus ) 的操控 (圖  4A. 4B)
圖 4 A.

圖 4 B
脊椎多裂肌是 很多、很多、一條條、小片小片薄薄的肌束 所組成。肌束 從每一個小面關節的隆突處 (近脊椎橫突),向內、向上斜走,越過24節的脊椎,再牢牢地附著在往上234階高處的脊椎後突棘上。這樣一組組的多裂肌束,延展成整條脊柱的強大的肌力(圖  4B.  ),功在穩定 節節脊椎的銜接、也維持椎間盤的平穩、減少它的

磨損與退化。正常情況下,穩定的椎間盤,會把垂直的負重( weight bearing) 旋轉力 的負荷(rotational force) 有效率的 轉嫁到小面關節。(圖  3A, 3B)

從年輕到老,軀體的姿勢、動作、勞動、運動 的過程裡,小面關節 會因受力過重,受力不平均,受到磨損,造成受傷、發炎或小面關節本身的退化;這時,節與節的脊椎,會有疼痛、痠痛、灼熱感 與脹痛感等不適,此即是所謂的 小面關節症候群  (Facet Joint Syndrome)。嚴格來講,初期的腰椎退化性關節炎的下背痛,都屬於此範疇。

小面關節周遭相關的多裂肌,是由每節的脊椎神經背根 的內分枝( medial br. of dorsal ramus spinal nerve ) 所支配。最近一些研究, 認為多裂肌,可能對椎間盤病變如:椎間盤突出、 脊椎滑脫、 神經根受擠壓等很敏感;但神經分枝反應出的刺激傳遞,會因小面關節的病變,產生阻滯或受到抑制,多裂肌的活性因此被惰化。有長期下背痛的病人, MRI檢查 ,會看到病人的 多裂肌萎縮 ( 圖 5B.),這被闡釋是多裂肌活性長期被惰化的結果。 再者 ,小面關節 的關節炎,會增加一些 炎性源細胞激素如tumor necrosis factor-α,  interleukin-α,  interleukin-1ß 的分泌, 使多裂肌的脂肪浸潤加劇( 圖 6B)、
圖 5 B 白線圈起部分  顯示萎縮多裂肌
圖 6 B 黃線圈內 白色區顯示脂肪浸潤


而加劇的結果又使多裂肌的肌強度或肌力變差。 


這些生物力學上,小面關節的退化,衍生出來的 神經與多裂肌束之間 的交互作用 (interactive reaction),變成一種難以中止的   惡性循環 終於使脊椎關節一步一步,一節接著一節,走上退化一途。


這理論點出了為什麼下背痛總是醫不好、不會斷根? 說明了 為什麼 脊椎的退化會有所謂的「骨牌效應」 (Domino Effect)

面對這樣的情境,只有殷切寄望學界、醫界 能有所突破,找到好的對策。


Reference:


1. Bo Yu,  Kaibiao Jiang,  Xinfeng Li, Jidong Zhang, Zude Liu, Correlation of the Features of the     Lumbar  Multifidus Muscle With Facet Joint Osteoarthritis. Orthopedics June 6, 2017  dot. 10.3928/01477447-20170531-05 [CrossRef]
2. Kong MH, Morishita Y, He W, et al. Lumbar segmental mobility according to the grade of the disc, the facet joint, the muscle, and the ligament pathology by using kinetic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Spine (Phila Pa 1976). 2009; 34(23):2537–2544. doi:10.1097/BRS.0b013e3181b353ea [CrossRef]
3. Gellhorn AC, Katz JN, Suri P. Osteoarthritis of the spine: the facet joints. Nat Rev Rheumatol. 2013; 9(4):216–224. doi:10.1038/nrrheum.2012.199 [CrossRef]
4. Hides J, Gilmore C, Stanton W, Bohlscheid E. Multifidus size and symmetry among chronic LBP and healthy asymptomatic subjects. Man Ther. 2008; 13(1):43–49. doi:10.1016/j.math.2006.07.017 [CrossRef]
5. Kjaer P, Bendix T, Sorensen JS, Korsholm L, Leboeuf-Yde C. Are MRI-defined fat infiltrations in the multifidus muscles associated with low back pain?BMC Med. 2007; 5:2. doi:10.1186/1741-7015-5-2 [CrossRef]
6. Hyun JK, Lee JY, Lee SJ, Jeon JY. Asymmetric atrophy of multifidus muscle in patients with unilateral lumbosacral radiculopathy. Spine (Phila Pa 1976). 2007; 32(21):E598–E602. doi:10.1097/BRS.0b013e318155837b [CrossRef]
7. Saito T, Steinke H, Miyaki T, et al. Analysis of the posterior ramus of the lumbar spinal nerve: the structure of the posterior ramus of the spinal nerve. Anesthesiology. 2013; 118(1):88–94. doi:10.1097/ALN.0b013e318272f40a [CrossRef]

8. Campbell WW, Vasconcelos O, Laine FJ. Focal atrophy of the multifidus muscle in lumbosacral radiculopathy. Muscle Nerve. 1998; 21(10):1350–1353. doi:10.1002/(SICI)1097-4598(199810)21:10<1350::aid-mus21>3.0.CO;2-4 [CrossRef]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不再吠的狗

已經是陳年往事。

時間是1978年的某日。隨著Lu公走出了VIP病房,看得出Lu公是板著一張臉,我的心情也跟著沉了下來。回到外科部部主任辦公室,他拋下了一句話,要我在一個禮拜內,把動物實驗室裡33條狗的聲帶都切掉。

我是外科部總醫師,剛好輪值3個月的行政管理,必須坐鎮外科部,隨侍在部主任左右。

我的工作除了處理外科部的庶務、調派住院醫師輪訓不同次專科、排定住院醫師的值班、核簽手術排程、看它科的照會與會診,還有的 就是三不五時的 要陪Lu公去探視一些VIP病人。這3個月我不用看急診,因此不必半夜起來開急診刀,這可是打從R1開始,從沒有的事,晚上難得能好好睡個覺;那些恓惶終日的小住院醫師們,莫不羨慕的說,當行政總醫師真好,簡直就是在度假嘛!別以為這些小R只是說話酸,他們可是精得一點都不含糊。Lu公星期假日喜歡爬爬台北附近的小山,通常交代總醫師找人陪爬山。難就難在這是要怎樣抓公差的呀? 要住院醫師把盼了一個禮拜的女朋友、妻兒子女,晾一邊,揹著水壺、陪爬山,任誰都打死不從的!這樣的「好」差事,自然也就落在我的身上,眾住院醫師還謔說,這是我不可被剝奪的「福利」!

VIP病房在醫院偏僻的西北角小山丘,遠離醫療大樓。周遭林木蒼翠,環境幽雅,站在病房最高點的窗口,隱約還可遠眺關渡平原。當初院方會把VIP病房設此,想必是認為隱密性高、又安全維護容易,但卻忽略了山丘腳下早就有一兩層平房的動物實驗室。住進VIP病房的,都是國家的黨政要員,這是這家國家醫院的政治使命;通常他們只是來作一些體檢,住個23天而已,醫院自有一組醫療人員負責,平常我們是無緣接觸的。這次住進來的可是皇親家族成員,聽說是要來療養一陣子。我是隨著兼任副院長的LuLu主任,前來探視這個被狗吠聲吵得無法成眠、一肚子不高興的皇親貴族;沒想到,就這樣意外的接了個棘手的任務。

雖然rotation 骨科的時候,我曾參與動物實驗,把一種新開發的骨材植入狗的股骨,但也只是在狗的大腿骨打上鋼釘、鋼板,一段時間後又取出而已,我並沒有真正給狗開過刀:現在可好,要作的是要把狗的聲帶切除的手術。我問了耳鼻喉科的醫師,沒人作過,也沒人有興趣;我只好翻翻書,又找了動物實驗室的張技士談,他只答應會替我做麻醉,把狗麻好,其它的,就要靠自己了。我到醫工室翻找了幾支還堪用的牙科張口器,又找了幾支報廢的、不同長短、不同size與角度的 椎間盤咬切器 (Disc Punch),又向麻醉科借了一支還堪用的喉頭鏡,湊合著,構想著怎樣進行這項工作。

人稱「Lu公」的部主任,是外科部的大家長。他頭腦清析、記性好又反應敏捷,主持晨會,誰也甭想矇混過關;哪個R膽敢準備不充分上場報告,包會被他「電」得腦震盪。他常有令人折服的見解,開起刀來更是乾淨利落,醫界普遍視他是胸腔外科的大師,此之所以「Lu公」之由來;但脾氣之壞、對下屬之嚴厲,也是出了名,外科部同仁莫不敬畏十二分。但大概也是嚴師出高徒,外科因此士氣高昂,走路生風,在醫院裡是最拉風的科。他的白袍總是筆挺,談吐鏗鏘,英語流利,給人印象深刻;最近才擢昇兼副院長,而他的政治sense更是正確,甫任國民黨的中常委,就傳出層峰有意要他更上一層樓。隨侍在這樣的部主任左右,也就難怪當總醫師的,個個是如履薄冰、兢兢業業,唯恐出了差錯。

我從台大畢業,恨醫預科時期成績不好,沒能進台大外科,進了這家醫學中心,但卻有焉之非福之感。主要的是這醫學中心學習的環境不錯,老師級的醫師,個個都學有專精,在這樣的環境,接受正統的、嚴格的外科訓練,我每一天都感覺到自己在進步、在成長;而更特別的是,住院醫師也能申請到院區內的眷舍,至少在苦哈哈、日以繼夜的住院醫師生涯中,偶而還可偷溜回家,看一下久別的妻子幼兒。至於,威權氣氛壟罩,帶有軍方色彩的管理,習慣了也就適應了。本來,選擇外科這條路,除了入門要擠破頭之外,一旦進入,心理上就要有 西出陽關無故人, 受苦受難 的準備的,不是嗎? 坦白說,R1的時候,我也曾差一點受不了當上外科逃兵,現在好不容易,捱過了苦日子,當了總醫師,好歹也是成就一樁,更何況總醫師再苦一年,要是表現好,說不定還雀屏中選,主任升你當主治醫師,那不就是自己從學生時代以來一直所憧憬的夢嗎?

動物實驗室的狗是市政府抓來的野狗,豢養在鐵籠裡,注定的都是作完實驗就要被犧牲掉的。狗實在是很有靈性的動物,大概心裡明白會是怎麼一回事,知道這些穿白衣的,並不是牠們的朋友,只要我一走近,牠們就會眼露兇光,惡狠狠的近對著我狂吠。要切狗的聲帶,作起來可也沒想像中容易。因為要切聲帶,麻醉無法採氣管插管的方式;張技士先注射了Ketamin,再讓狗兒吸乙醚吸一陣子後,把狗仰天五花大綁固定好,我則用2支張口器,把狗的嘴巴大大翹開,一手持喉頭鏡把狗的舌根挑開,另一手握Disc Punch,趁狗呼吸時聲帶一開一閤的當兒,眼明手快的,一舉就要把聲帶給咬斷!

難就難在麻醉,麻得不夠深,狗會中途掙扎,讓你作不下去,要重來;又不能麻太深,把狗麻昏死,聲帶不開閤;再加上差勁的報廢Punch,有時,一下子咬不斷聲帶,卻惹得狗劇烈咳嗽,喷得我一頭一臉的狗血和涶沫…..。頭一天,搞了近2個多小時,張技士跟我都氣喘吁吁,才完成一條狗;我有點緊張,那32條狗我豈不是要搞一個月嗎?只好加快腳步,中午、傍晚 (又不能太晚、吵到人) 都作,幸好一回生,兩回熟,張技士的狗麻醉技術也愈來愈成熟,狗不會半路掙扎起來,而我再找了一支好一點的Punch,夠利,一卡,聲帶就應聲斷開。

就這樣,越作越順手,越作越快,我也真後知後覺,作了幾個才發現聲帶不必咬兩邊,只要咬斷一邊,狗就啞了…..;終於,在Lu公給的期限內,我完成了這項任務。再一次陪Lu公去探視這個VIP的時候,看他神采奕奕,跟Lu公有說有笑的,我知道我在Lu公的Credit上,又加分了一筆。

總醫師的一年,也就在忙碌中渡過;我後來順利的升上主治醫師,開拓了我另一階段的醫師生涯,這段往事,並沒有帶給當時的我太大的衝擊。

事隔多年,有一天在家中閒聊,我像說故事般的,自豪的講給我一對可愛的兒女聽,小學快畢業的兒子叫了起來:「爸!你怎麼可以這樣?」; 而更小、平常很乖巧,又非常喜歡小動物的女兒,更生氣我,一個多月都不跟我說話,還不敢靠近我;我沒料到他們對這事的反應是那麼大!後悔大嘴巴已來不及。

要狗不吵人,把狗套上嘴箍不就得了嗎?何苦狠心切斷牠們的聲帶?我當初是有這樣想,但年輕的我,卻畏於權勢,連跟Lu公建議的勇氣都沒有,更不用說敢拒絕聽命。事過,境卻未必遷;動物實驗室的那個角落、張技士氣喘吁吁的模樣、噴得我一臉的狗血、還有 看到我就退避三舍、眼神畏懼,但已不會吠叫的狗….,卻常常會浮現在我的眼前,揮之不去。


回想這一切,我的愧疚與遺憾,直如心底的一道烙印,無法抹滅。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骨頭二三軼事



大家都知道,人有206塊骨頭, 但你知道 剛出生的嬰兒 有多少骨頭嗎? 有300塊! 剛出生的嬰兒,全身充滿軟骨; 在成長的過程中 ,一部分的軟骨除了變硬骨外,還會跟相鄰的軟骨融合併成一塊 (稱 骨融合), 所以 數目會變少,這 應該是所謂 「轉骨」的真義吧!

通常過了青春期後,骨骼 就停止生長**。  但 它 並沒停止變化 (是即:骨的新陳代謝。有 另外的名稱: 「骨重塑 remolding) 。年過35 ,不管男女 ,骨質就開始流失 ,多攝取鈣 維他命D 有 助骨質健康。
骨頭除了建構你的身體、體型外, 還讓你能活動; 它還保護你的 器官, 如: 頭顱保護你的腦, 肋骨構成的胸腔保護你的心、肝、 肺; 骨頭還製造紅血球,攜帶氧氣,營養組織,又 製造白血球 對抗感染的入侵。
模特兒最愛閃現骨感的鎖骨,是 骨折排行榜的首位。 鎖骨只是幫忙架構你的肩膀,不負責承擔手臂的重量,所以只是一根瘦瘦S形的骨頭;跌倒用手撐,摔車肩撞地,往往就使它斷了。 手腕, 手臂也常因想阻止跌倒造成骨折。
雖然還沒有明確証據,證明碳酸飲料有害骨頭。 但 含咖啡因 或 含磷酸飲料 (如 可樂),可能有損骨質, 想喝飲料, 建議還是喝牛奶 或 喝 加鈣的果汁最好。
知抽菸有害肺、心健康人人皆知,  但 越來有越多的證據, 証明尼古丁會妨害鈣的吸收, 又會降低血中維他命D的濃度 ,不利骨質健康,所以抽菸也害骨質疏鬆。


骨頭端-端相接, 就形成一個關節,全身皆如此,

唯獨你的喉嚨裡有一個骨頭 :舌骨,1)
卻 上不勾天、 下不著地, 沒有關節的連結,
孤伶伶的懸在舌頭下方, 只有你在吞嚥時,

才能查覺 它的存在。


你注意過 你的4個腳趾頭是3個關節,  而大拇趾只有2節嗎 ?  

再往上看 ,你的4個手指 與 大拇指 也是這樣的。老天爺這樣的「設計」,讓人在用手做事、用腳走路,得到更多的 方便。


 你知道身體最小的骨頭在哪裡嗎 ?  

就在你內耳的 蹬骨( 因 形似馬鞍之腳蹬得名 )(2)

它只有2.5 x3.3毫米, 不比果蠅大;


那 身體最長的骨頭在哪裡呢 ?   

當然 ,全身最長的骨頭, 就是
連結骨盆與膝的股(大)骨了。


附註:
*  本文亦登載於聯合報 106/1/21D4 健康版
**唯有耳朵的軟骨, 在成年甚至 到年老, 還會持續成長。神話故事裡的耆老,有耳長垂膝云 者,傳聞可能有其根據。

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青中年人 關節保健的撇步

使用與磨損、 是關節退化的主因。人們實實在在的活一天,關節就結結實實的被操、被磨了一天;因此,說 關節退化 是老年人的宿命,一點也不為過。但對於青、中年人來說,到老還有一段距離,要怎樣疼惜寶貝你的關節,讓它盡量減少磨損呢?  以下是一些關節保健的撇步:

1). 關節是「動」的器官, 保持 關節健康的金規玉律 就是 「要動」。 動, 使 關節解除僵硬, 即使在閱讀、 看電視、  坐辦公桌 ,趁 廣告時間上個廁所,   起來喝口水 動一動都好,切忌長坐不起(Couch potato)

2). 要玩滑板、 直排輪 、曲棍球 請先穿好 護腕、護肘、膝墊、甚至頭盔(如圖1.)
  要打排球 、籃球、羽毛球, 最好穿上適當的護膝。

3). 減重1公斤 就能讓你的下背、 大腿關節、 膝關節、 踝關節 少負荷4公斤 (想想這是多好的投資報酬率?)

 4).想拼命跑跳爬山健身房來減重,請先了解你要付出多少的骨科代價! 什麼運動最安全不會重擊關節的運動, :走路(不是快走)  騎腳踏車( 不是越野的 )  游泳  最好。

5). 冷肌易傷。   暖肌柔軟  比較不會受傷。   暖肌靠伸展;  伸展並不是那種刻意強練的「 拉筋 」;  伸展,事實上就是暖身運動。 要怎樣暖身呢?  很簡單 ,就是把你即將從事的運動的主要動作, 用慢動作 ,作個5-10分鐘; 像要打網球前 ,先輕輕跳跳、 揮揮球拍 、彎彎腰、 惦惦腳踝 ,小跑一下再上場。

6). 等張性肌力強化運動(Isometric  muscle tonic  exercise) 如大腿四頭肌強化運動 (如圖2.)
有分擔膝關節壓力的效果,  除了減少關節受傷,  還減緩膝關節退化。

 7). 工作後、運動後,肌肉痠痛是正常的, 不要就一味按摩推拿。但若痠痛超過48小時(有休息) 就可能有問題了;是肌腱、 關節過勞或受傷?  應讓骨科醫師評估一下; 原因沒釐清,關節痛沒改善,逞強硬坳 再來就是很難回復的關節病變了。

8). 深海魚,像鮭魚、 鯖魚 含有 omega-3(魚油)  對關節有某種程度的止痛消炎作用,甚至文獻上也有報告對類風溼性關節炎有療效。

9). 維持好的骨密,也有助關節健康。多攝食含鈣 食物;補充活性維他命D、多喝牛奶 、多吃綠葉 蔬菜。

10). 日常生活起居,不要給關節(及骨頭)太多的負擔,負擔能少就少;不要有事沒事, 一出門就披掛一大堆包包。

11). 關節痠痛要用冰敷。 冰敷能止痛兼消炎,  用一半冰塊加一半水,不能直接用硬梆梆的冰塊冰敷。間歇性冰敷,一次不要超過15分鐘。

12). 要買保骨、 保關節的保健食品,  請先請教一下醫師藥師。


能遵守這些撇步,當成日常生活起居的習慣,且持之以恆,你會發現你的膝關節比較不會退化。